环球网专访1911集团创始人、总裁御智斐

2018年,御智斐36岁,创业4次,创办现在这家企业3年有余,每天工作超16个小时。

专访人物:御智斐

       2000年千禧年,正好是18年前,18岁的御智斐是河南省竞走队的一名竞走运动员,对北京2008年奥运会怀着虔诚的理想,希望能在竞走这个项目上为祖国摘金夺银。但2008年的现实是,他在北京以一个观众的身份参与了举国狂欢的奥运会,那届奥运会竞走项目,中国队未有任何斩获,御智斐说,“心底里还是有一丝遗憾和不甘的”。虽然他并未按照少年时代一直以来的理想一路走到奥运会的领奖台听国歌唱起。但同年,从清华大学经管学院本科毕业的他被保送至本院的研究生。他说,“竞走岁月和清华岁月影响了我也塑造了我,这种影响深入广泛而又如此潜移默化,以至于是很后来,我离开清华创业后才慢慢梳理出了当中环环相扣的脉络。”


初练竞走时(左三)

有种说法是一个人一生中总会在某些事情上表现出异于常人的天赋,对于御智斐来说,就是竞走。但他却一直不自知,直到进入体校训练了4个月,轻轻松松拿了河南省的全省第二名,才从旁人的诧异、艳羡等等复杂的感情中隐隐约约地知道了在竞走这一项运动上自己被上帝恩惠了,用他自己的话说,“摸到了上帝为我预留的那张牌或者那柄剑,而手中无剑与有剑不用是两码事。”但他不知道这张牌能带他走多远,更没想到自己会因为竞走,一路走进了中国最好的大学——清华大学。都说寒门再难出贵子,其实寒门一直都很难出贵子。他艰难地从寒门中走出,走的路更曲折,但也更幸运。

从河南市体校被选到河南省体校,又被选进八一队,成为中国人民解放军八一体工大队田径队竞走运动员。2001年7月,进入清华大学附属中学,2003年顺利考进清华大学经管学院,直到现在御智斐仍然是北京市大学生竞走比赛10公里赛项的纪录保持者。

清华附中毕业照(四排左七)

这些履历里,竞走贯穿其中。御智斐说他对竞走又爱又恨,特别是八一队期间,训练中不断挑战身体和心里极限,备受煎熬。一天的训练量相当于半个马拉松的距离,因为竞走,他的青春变得很窄也很具象,似乎就是塑胶跑道。他看到过很多日出和日落,但他从没有从中看出过希望和美感,落日总会把疲倦的身影拉得很长很长,疲倦日复一日,没有终点。天赋是一回事儿,但精进的过程是围着跑道用简单机械的动作与倦怠的身体和意志力对抗搏击,然后每天重复这个过程,成绩改善的过程却更加缓慢。坚持和放弃很多时候悬于一念间。

       直到从清华大学党委宣传部辞职,真正开始创业,他才慢慢领略到竞走对他的深入骨髓的影响。他说,“这种影响区别于清华给我的,竞走岁月和清华岁月虽有重叠,但是竞走主要是在年少无知的青春期为我注入了一股韧劲儿和精气神儿。”

清华二校门

竞走是苦的,机械单一的重复,没有多少创造性和观赏性,很多时候是走给自己看的。竞走并不扣人心弦,每一步都不宏大,不具备转折和决定性的意味,一步跨出去1米,20公里的赛程从起点到终点需摆臂20000次。但它被赋予了较为明确的限制,它比速度,但它又不让你撒开了跑,竞走像是带着镣铐跳舞。在明确的规则之下,施展你的潜质、毅力、技巧。御智斐说,“规则越明确,限制越多给我带来的不是束缚感,相反的是踏实。我从来不抗拒规则,离开清华去创业,感受最深的就是规则二字,市场经济就是说的规则,制定规则并依循规则,一个组织机构才不至于放任自流和无序发展,才有效率可言。”

“竞走这项运动给了我无尽的胜负欲。”竞技赛场上有很多人性的闪光点可以挖掘,但是最耀眼夺目的始终是冠军站到胜利的领奖台上接受荣耀和欢呼的那一刻,特别是代表国家的时候。始终保持着强烈的胜负欲,但又不至于被成败的惶恐吞噬很难。没有比竞走更寂寞的运动了,走完全程最喧闹的不是欢呼声和赞叹声,而是风声和呼吸声。他说,“竞走最磨的就是人的秉性,不是磨成了没脾气,不是磨得不锋利,而是越来越韧,越来越稳,这种有弹性的韧劲让我能顶能抗能成事儿。”

御智斐笃信义薄云天,你敬我一尺,我还你一丈。从体校的同学、八一队的队友、再到清华的师友,与人相处,永远是仁义至上,他身上的这些没有完全散尽的江湖气、义气让很多和他深入接触过,并且相投的朋友们自始至终没有远离。现在一起创业的,最早的有河南体校的队友,有清华附中的同学,更有清华读书期间,认识的一波好兄弟。

16年的清华生涯,从清华附中到清华经管学院的本科生、研究生,御智斐最后进入清华大学党委宣传部工作。他说,“清华厚重博大,有极强的包容性,既觉得自己渺小但又如鱼得水,在立人立业的阶段清华让我更加谦逊宽厚、明智明理。虽然没有办法从别人身上找存在感,因为时刻可能被各种碾压。但是在学业、社工、创业、训练、比赛这些都有伸展的空间。”

在1911广场旗下1911咖啡清华荷塘店

谈到为何必须要辞职创业,御智斐说:“必须要创业,一定要创业这件事儿可以追溯到清华期间创办的‘南瓜车’——一家做会议用品定制服务的公司。很多人天生爱折腾,不甘于一种安稳的生活方式,一定要打破什么,创造些什么,我就是的,从竞走、清华到创业,积累到一定的阶段,辞职创业成为了不得不做的事情。”

当时他和清华的同学凑钱买了很先进的机器,在学校一个地下室里干得热火朝天,短短几个月做到了清华第一,后来他把南瓜车送给了清华附中时期认识的师弟。南瓜车什么都没有留下,留下的是人,其中的一位合伙人一路做到了中国本土顶级投行的副总裁,投出一大票耳熟能详的好项目。

2014年10月底,御智斐正式从清华大学党委宣传部辞职,开始创业。因为难以割舍的清华情结,御智斐创办的企业是以清华的建校年“1911”命名,通过联合、聚拢更多清华师生、校友,为高校科技成果转化和创新创业服务,为健康品质生活服务。1911广场在全国运营12个空间,清华大学校内以及周边就有7个,提供的是从创业办公到居住、饮食、休闲社交的全面服务,这两年来,入驻1911广场孵化的创业团队有一两百个,投资、也协助不少团队融资,先后被评为北京市众创空间和国家级众创空间。1911还成立了自己的私募基金1911资本,希望能进一步完善创新创业服务体系,用金融支持更多创新创业力量。他说自己一路以来受过无数帮助,这是他的回馈方式。

与清华大学副校长杨斌教授一起为1911资本校友基金揭牌

       2018年开年,彼时南瓜车的一位合伙人也将加入到1911。昔日的“战友”又到了一个战壕里,御智斐说,“我们都已不再是当年意气风发、青涩莽撞的青年,而是经历种种而立之年以后,又走到一起,做点儿什么,渡人渡己,互相成就。”宝贵的可能就是什么都在改变,但是当年读书期间结下的深情厚谊在时间的作用下历久弥坚。

       竞走运动员和清华人双重基因的御智斐始终坚信事情是人做出来的,比之那些无比绚烂、天花乱坠的ppt,他更相信自己和带的团队。在双清大厦顶层16楼1911总部,御智斐说,“现在和一群跟我有共同理想的伙伴一起,不是在熟悉的竞走跑道,而是另一个赛道追逐理想,去拿冠军,只拿冠军。”那种豪情万丈和使命必达的笃定很容易让人联想到十几年前竞走跑道上拿过很多第一的追风少年。

       从当年一个小小的“南瓜车”,到现在背负着很多期待,横跨多个业务板块的 “1911”,御智斐从竞走开始的漫长的个人成长和积累开始逐渐释放。谈到2018年的企业规划,御智斐说,“我们需要更多合伙人、共建人加入,共同推进1911四大板块(1911广场、1911资本、1911教育及1911商场)的发展,在2018年,一起去拓宽1911的版图,与此同时帮助、扶持更多的人创业。在新的赛道上,不再是我一个人的起点和终点,而是很多人一起向着终点迈进。”

御智斐个人简介:

       1911集团(一九一一集团有限公司)创始人、董事长兼总裁,1911资本创始合伙人,中国高校创新创业教育联盟副理事长,清华大学电子工程系1911双创空间执行主任。

       御智斐先生,本科及硕士毕业于清华大学经管学院,具有丰富的创业经验与企业经营管理经验,对市场发展方向与趋势的观察敏锐、把握精准,御智斐本硕毕业论文均研究创新创业,对创新创业有较为深厚的研究,创办1911之前曾就职于清华大学党委宣传部。